当前您在: 主页 > 国际 >

当前您在: 主页 > 国际 >

大年三十卸原油

    1月27日中午,来自越南的15万吨印度籍“斯兰特”号油轮缓缓靠近镇海炼化算山码头1号泊位。这是猴年到港的最后一船原油,也是鸡年接卸的第一船原油。

 

    镇海炼化港储部当班泊位操作员接过船员抛过来的引缆绳,通过引缆 “穿针引线”,把船上的缆绳带到泊位上。

 

    “Outside,please!”港储部大班长李劲松边喊边跟水手打手势,让船员往外面走。

 

    大吨位船靠泊时冲击力大,易发生撞泊位事故。另外,缆绳挂得太紧容易断,太松容易脱,也是风险防范重点。大型油轮靠泊时,李劲松都要到泊位上盯着才放心,大年三十更不能例外。

 

    1个小时工夫,2根横缆、2根倒缆、4根头缆依次打好。碗口粗的缆绳扣在脱缆钩上,拉紧的一瞬,缆绳上弹出晶莹的水花,看上去张力十足。

 

    下午两点,边检、卫检、商检等公务人员陆续上船检查并办妥进港作业手续。港储部计划调度主办邬康迪站在泊位边等候消息。“这次要卸两种油,4.2万吨白虎油,2.7万吨荣东油。东南亚原油都不好对付,温度要控制在40摄氏度上下,高了低了都容易沉积,产生损耗。”邬康迪见多识广,一提起老本行就滔滔不绝。

 

    “邬师傅,我们可以上船了。”计量员兼翻译朱建毓招呼邬康迪和大副对接卸油方案。

 

    “我们这行国际上有个专用名词,船舶调度。在我们公司,船舶调度身兼数职,既当计量员又当翻译。为了帮助船方又快又好地把油卸干净,我们实施驻船制度,卸完油才下船下班,这个年小朱就得在船上跟老外一起过了。”

 

    下午4点,邬康迪和朱建毓登上油轮,和大副商讨卸油速度、温度等要点。

 

    夜幕降临,码头上灯光璀璨,对岸上空五彩斑斓的烟花,提醒着码头工人,今夜是除夕。

 

    晚上8点,一切工作准备就绪,输油泵启动,原油经过输油臂源源不断地进入贮罐。东南亚原油凝固点高达30摄氏度,当时气温仅有8摄氏度,如果卸油中断,原油就可能凝固在管线里造成沉积。因为罐容不足,先期采用低速卸,28日中午腾出罐容后开始全速卸油。

 

    1月29日9点,近40个小时的卸油工作接近尾声,“斯兰特”号油轮慢慢开始调整纵倾。“船舱油见底的时候,船体前后吃水差控制在4至6米,卸油效果会好些。”朱建毓说。

 

    随后,商检工作人员上船验舱,检验测量舱底剩余原油,做最后的扫舱。中午,原油接卸完毕。

 

    朱建毓下班了。过会儿他要带女儿去慈城奶奶家拜年、吃年糕。“新年吃年糕,年年高。”他笑呵呵地说。

http://www.wm927.com/xpjyl.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