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国际 >

当前您在: 主页 > 国际 >

人民币越来越有“国际范儿”

  截至今年6月份,人民币是全球第六大支付货币,全球第三大贸易融资货币、第五大外汇交易货币。

  “2012年,我们帮助吉尔吉斯斯坦农业银行通过买方信贷的方式,从国家开发银行获得1200万元人民币的融资。这是当时国家开发银行探索人民币国际化在农业领域‘试水’的第一笔贷款,虽然金额不大,但意义重大。在此基础上,我们还探索了另外一条延伸的通道,即通过货币互换以获得对方的货币来结算。去年,我们尝试直接从塔吉克斯坦收取该国货币。”昨日,一拖国际贸易公司总经理助理单春雨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回忆道。

  随着近几年人民币国际化稳步推进,国内居民感受到更多便利。“我们日常生活中一些微小的事情,如公司员工出差等都能体验到人民币国际化带来的便利。在周边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国家,人民币已经成为可接受的货币,所有日常消费都可以直接使用人民币支付。”宇通客车海外市场部副部长常浩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无论是企业还是居民都有同样的感受:如今人民币已越来越有“国际范儿”!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人民币国际化道路迎来新的里程碑。

  人民币国际化“八年加速度”

  将“不可能的事”变为可能

  近日,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回忆起他在人民币国际化初期亲身经历的事情。

  连平说,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在2009年下半年开始推进。而在更早的三、四年前,他带领团队对此做了很多调研并提出了一个方案。当时,“将来的出口可以用人民币计价结算”这个观点引起了企业很大反应,多个公司老总认为非常不可思议,连连说“这是不可能的事。”

  连平笑着称,“当时在企业眼里,国际贸易就该用外汇结算,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也正因为有了这一经历,在2009年下半年央行正式推出人民币跨境贸易支付结算后,第一单跨境人民币贸易支付结算是由交通银行和中国银行共同完成的。

  连平指出,随着金融改革的深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储备货币地位稳步提升。银行间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开放度进一步提高,资本项目可兑换稳步推进,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相继推出。央行已在二十多个主要国家和地区建立了人民币清算安排,成为离岸市场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一期)成功上线运行,跨境资金清算、结算设施不断发展。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不断完善。人民币已于2016年10月1日正式纳入SDR货币篮子,储备货币地位进一步提升。“一带一路”的推进将给人民币国际化打开新的发展空间。

  据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统计,截至今年6月份,人民币是全球第六大支付货币(占比1.9%)、第三大贸易融资货币、第五大外汇交易货币。全球有超过1900家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作为支付货币。约有56个境外央行和货币当局在中国境内持有人民币金融资产并纳入其外汇储备。(

  在金融对外开放方面,今年上半年,债券通、A 股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等实现顺利推进。而在此之前的债券市场对外开放,QFII、RQFII、沪港通、深港通等相继推出,也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正是包括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在内的一系列举措,将人民币国际化诸多“不可能的事”一一变为可能。

  汇率形成机制更加完善

  促经常项下支付结算上升

  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整体呈升值态势,累计升值近6%;对一篮子货币汇率基本稳定。对此,连平认为,人民币汇率升值提高了境外投资者持有人民币的积极性,促使我国经常项下贸易支付结算明显上升。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将外汇风险准备金征收比例降为零,并取消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放准备金的穿透式管理。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整为零,本身就释放出央行稳定人民币汇率的信号。按照8月份远期售汇签约额75亿美元计算,准备金率的调整将给银行节省15亿美元的头寸与相应的融资成本。“预计未来人民币继续维持如此迅猛升势的概率较小。”

  在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方面,今年第二季度,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进一步完善,在原有“收盘价+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报价模型中加入“逆周期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