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国内 >

当前您在: 主页 > 国内 >

以色列国内的政治危局

王晋 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博士候选人

随着“圣殿山”(巴勒斯坦称为“尊贵圣地”)局势不断紧张,以色列决定拆除设立在“圣殿山”门口周边的安全探测装置。

此举被视为以色列主动采取措施,来给当前的巴以冲突“降温”。但是这一举措,在以色列国内却引起了较大的反响,一些人将此举视作以色列政府主动向巴勒斯坦“示弱”。

其实巴以此轮冲突爆发,对于以色列政坛来说相当突然,因为冲突发生之时,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正在欧洲展开访问,因此对于耶路撒冷的相关情况,并不一定十分了解。与此同时,随着政治局势的不断变化,内塔尼亚胡做出了在耶路撒冷老城加装“安全监测装置”的决定。

应当指出的是,这一决定是在内塔尼亚胡乘坐飞机前往法国访问的途中做出的。有消息认为,内塔尼亚胡的决定并没有与内阁其他成员进行协商,更没有听取来自于以色列安全机构的建议,因此,仓促的决定以及随后而来的巴以冲动升级,促使内塔尼亚胡不读不选择放弃这一安排。

内塔尼亚胡做出安装“案件装置”的举措,其实是来自于政治上尤其是以色列国内政治斗争的考虑。2015年大选以来,内塔尼亚胡在国内政治地位并不十分稳固,其领导的政党联盟在议会中的优势席位非常微弱;内阁里一些年轻的右翼政治人物,如“犹太家园党”的领导人、现任教育部长的纳夫塔利·贝尼特等人,不断试图挑战内塔尼亚胡在右翼阵营中的影响力。因此面对危机事件爆发,内塔尼亚胡需要通过迅速的决断,来彰显自己的“强硬”色彩。

但是政治选票上的“强硬”,可能会与“总理”职责的“全方位”所要求的“通盘考量”相冲突。果然在安装案件装置的决定作出之后,以色列很快感受到了来自于国内外的诸多压力。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巴勒斯坦极端分子针对以色列平民和军警的袭击事件迅速增加,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关系骤然紧张;在外交层面,来自于邻国约旦、埃及,以及地区国家如土耳其、沙特和其他国家的外交压力也逐渐显现。

在此背景下,内塔尼亚胡回国之后,不得不紧急展开内阁会议,来商讨下一步的举措。在会议上,以色列情报和安全机构认为,如果任由当前事件发展,很可能会造成未来巴以局势的完全失控,以及周边国家对于以色列完全敌对,很可能会对以色列的安全环境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因此在随后的内阁投票中,除了教育部长贝尼特、司法部长谢凯德和外交部副部长埃尔金反对之外,绝大部分与会者都同意,撤出刚刚安装的“安检装置”。

这一决定对内塔尼亚胡产生了严重的负面效应,根据以色列国内媒体的调查显示,70%以上的以色列受访者认为,内塔尼亚胡“装了又撤”的举措,显示出以色列对于巴勒斯坦的“让步”,是一种“投降举措”。内塔尼亚胡不得不在随后高调的在国防部长和参谋长的陪同下,前往以色列-叙利亚在戈兰高地停火线视察,以求继续捍卫自己“安全先生”的美誉。但是这一举措,恐怕很难改变内塔尼亚胡政府在耶路撒冷老城安检装置“安了又撤”上的失分。

鉴于当前以色列国内监察机关正在对内塔尼亚胡进行腐败调查,内塔尼亚胡在巴以冲突上的“朝令夕改”,很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复杂多变的巴以冲突,也很可能会促成未来以色列国内政坛的进一步变化。

http://www.wm927.com/siFrckQds5/2433761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