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军事 >

当前您在: 主页 > 军事 >

军事专家赵小卓:以亚洲安全观引领地区安全合作

以亚洲安全观引领地区安全合作

■赵小卓

6月2日起,第十六届香格里拉对话会在新加坡召开,来自39个国家的400余名代表围绕地区安全问题进行了激烈的交流交锋。中国人民解放军代表团积极参与,在开幕晚宴和所有五节大会上都有评论、提问,或捍卫中国立场,或引导会议向积极方向发展。6月3日上午,代表团团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中将对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的大会演讲进行回应,阐述了中国的原则立场。6月3日下午,中方代表团分别在“亚太地区核威胁”、“安全合作新模式”、“新兴科技对国防的影响”和“避免海上冲突的实际措施”四场特别会议上发言。何雷发表了题为《践行亚洲安全观,加强地区安全合作》的演讲,介绍了中国对亚太安全的看法、中国维护地区安全的理念,以及中国加强地区安全合作的实践。

一、冷战残余威胁地区稳定繁荣

亚太地区是当今世界最具发展活力和潜力的地区,但安全治理明显落后于经济发展步伐,安全问题日趋复杂多元,呈现多样性、突发性、跨国性和联动性的特点。由历史纠葛和现实矛盾引发的传统热点问题不时升温,非传统安全挑战层出不穷,对地区稳定和繁荣构成严重威胁。

何雷指出,亚太安全挑战的背后,反映的是长期以来困扰地区安全的若干深层次问题。一是冷战残余挥之不去。朝鲜半岛核问题仍在发酵,复杂难解。个别国家通过排他性军事同盟维护安全,将自身安全建立在别国不安全的基础上,甚至不惜制造矛盾,挑起事端。二是战略互信缺失。一国为保障自身安全而采取一些必要的行动,个别国家过度反应,甚至恶意解读。三是地区安全机制建设滞后。虽存在多个安全合作机制,在维护地区安全上都发挥一定作用,但相互之间缺乏协调,形成统一、高效的亚太安全框架任重道远。

二、亚洲安全观为破解地区安全难题提供了崭新思路

近年来,中国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与以军事联盟为基础、以加强军备为手段的传统安全观不同,亚洲安全观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强调合作开放而非对抗结盟,反映了地区国家促和平、求稳定、谋发展的战略取向和共同诉求。

何雷指出,亚洲安全观为破解亚太“安全困境”、维护地区持久和平提供了崭新思路。共同安全,就是尊重和保障每一个国家的安全,不能一部分国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国家不安全。综合安全,既维护传统领域安全,又维护非传统领域安全;既考虑安全领域的综合性,又采取综合性安全手段。合作安全,就是通过对话协商促进各国安全,以合作谋和平,以合作促安全。可持续安全,即树立发展和安全并重的理念,以可持续发展促进可持续安全,用可持续安全保障可持续发展。

三、中国提出并带头践行亚洲安全观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又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领土连接亚洲四方,在亚洲地缘战略格局中居于“核心”地位。近年来亚太地区群体性崛起,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密切相关。亚太地区总体保持和平稳定,得益于中国始终奉行和平外交政策。

何雷指出,亚太地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格局已经形成,经济上如此,安全上也如此。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将来时,而是现在进行时。中国始终是国际和地区安全的维护者、建设者、贡献者。尽管面对诸多安全挑战,但中国始终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尽管军力不断增强,但中国始终反对在国际争端中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并且在谈判解决争端过程中始终坚持大小国家一律平等,通过平等协商寻求公平解决。

中国着眼于从根本上营造亚太和平发展环境。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加强同沿线国家发展战略对接,促进共同发展。中国军队致力于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承担更多国际责任和义务,提供更多公共安全产品。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力度逐步加大,在海外护航行动中深化国际安全合作,在国际灾难救援行动中彰显人道主义精神,展现了过硬的专业素养。

针对会议期间澳大利亚总理以及美法澳日4国防长关于“基于规则”的言论,何雷表示,中国始终是国际规则和地区规则的维护者和遵守者。中国参与起草并签署了最重要的国际规则——《联合国宪章》,目前已签订了超过2.3万个双边协议和400多个多边协议,还参加了联合国所有的专业委员会。他强调,国际规则应该得到大多数国家认可,代表大多数国家的利益。

四、中国致力于和平解决地区热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