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军事 >

当前您在: 主页 > 军事 >

军事外交政策“变脸”的代价

(原标题:军事外交政策“变脸”的代价)

军事外交政策“变脸”的代价

 
系列四十七 本报与新郑市史志办联合开设  
 

军事外交政策“变脸”的代价

 
 
 

军事外交政策“变脸”的代价

 
 
 

新郑市史志办主任 李磊

【成语故事】

悉索敝赋

【释义】

英国政治家迪斯雷利曾经说过——“没有永恒的敌人,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春秋时期,诸侯国之间时战时和,就像川剧中的变脸,上一秒还在笑语欢言,下一秒就怒目相向。郑简公初年,郑国一次“悉索敝赋”的军事外交政策“变脸”,生动演绎了“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一政治铁律,同时也为轻易草率地“变脸”付出了不菲代价。

【出处】

语出《左传·襄公八年》:乃及楚平,使王子伯骈告于晋,曰:“君命敝邑: 修而车赋,儆而师徒,以讨乱略。 蔡人不从,敝邑之人,不敢宁处,悉索敝赋,以讨于蔡,获司马燮,献于邢丘。今楚来讨曰: 女何故称兵于蔡? 焚我郊保,冯陵我城郭。敝邑之众,夫妇男女,不皇启处,以相救也。翦焉倾覆,无所控告。民死亡者,非其父兄,即其子弟,夫人愁痛,不知所庇。民知穷困,而受盟于楚,狐也与其二三臣不能禁止。不敢不告。”

春秋之世,诸侯争霸

郑国数次摇摆依附于晋、楚之间

春秋之世,诸侯争霸,各国的军事外交路线经常变脸,郑国也不例外。自郑文公时代开始,到郑穆公、郑灵公、郑襄公、郑悼公、郑成公、郑僖公、郑简公,除了在位不足1年的郑灵公之外,历任郑国国君都饱受晋楚争锋的困扰,数次摇摆依附于晋、楚两个大国之间。就连在位仅2年的郑悼公,也由于在楚国打输了官司而战战兢兢地到晋国寻求支持,引来楚国伐郑、晋兵来救。郑成公时代,由于得楚之助而坚持盟楚背晋。公元前571年,郑成公去世,其子郑僖公继位。晋国趁火打劫,侵扰郑国。诸大夫欲从晋,作为首席执政官的子驷,以“官命未改”为理由婉拒。在向晋或是向楚问题上,子驷原本是建议改服晋国者,在郑成公病重之时还力争郑国息肩于晋,因成公之言而止,此后坚持从楚而背晋成为子驷主张的外交取向。与此同时,郑僖公继位后的外交政策却在暗流涌动中发生着变化。在楚国忙于伐吴侵陈之时,晋国打出了城虎牢、会戚地、盟鸡泽、讨楚国等系列组合拳,意在通过威逼利诱使郑国臣服。郑僖公由于没有父辈的历史包袱,一切以郑国眼下的利益为权衡,打算使郑国实现弃楚从晋的外交转变。眼看着郑僖公一步步远离楚国、滑向晋国,子驷嗅到了外交风向中的危险信息,预感到了郑国背楚服晋后自己的下场。真到那时,君臣失和,政敌恶斗,我作为上卿的权位不保,驷氏家族不保,一切都将不保。“你要真变脸,就不要怪我翻脸”,子驷先下手为强,在郑僖公赴诸侯大会途中毒杀了他,随后奉立年仅5岁的郑简公为国君。

郑国大举侵蔡国

使得晋、楚两国对郑国变脸交恶

“变脸”的程序一旦开启,就停不下来,变,变,变,直到最后以素颜示人。为给郑僖公报仇,郑国群公子对当朝权臣子驷变脸了,密谋杀死他,不料走漏了风声,被子驷抢先下手,多人被诛,子孙出逃。为转移国人对内政的视线,郑国对多年相安无事的邻国蔡国变脸了,由子国、子耳挂帅,举全国之兵力,大举侵蔡,大获全胜,俘虏了主掌蔡国军队的公子燮。郑人欢天喜地,唯独年轻的子产忧心忡忡,他看到了这场战争将使晋国、楚国轮番和郑国变脸交恶,国将不宁。为缓和与晋国的关系,郑国权臣子驷对打心底里不愿服从的晋国变脸了,以执政大臣的身份跟从着郑简公,到晋国参加邢丘会盟并献捷于会。由于晋国执事不礼,使年仅6岁、即位仅8个月的郑简公担惊受怕,子驷怒不敢言,只得强颜欢笑。为给自己的属国蔡国出气,楚国对郑国变脸了,由公子囊帅军攻打郑国。强敌当前,子驷、子国、子耳欲从楚,子孔、子蟜、子展欲待晋,双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相互争执不下。子驷力排众议,决定从楚,与楚国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