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军事 >

当前您在: 主页 > 军事 >

孤岛奋战23年| 内洞山会议为琼崖革命把舵导航

  孤岛奋战二十三年

  内洞山会议是琼崖人民革命转危为安的一个转折点——

  重建特委,为琼崖革命把舵导航

孤岛奋战23年| 内洞山会议为琼崖革命把舵导航

  内洞山会议遗址。

孤岛奋战23年| 内洞山会议为琼崖革命把舵导航

  母瑞山革命根据地纪念园中重现“内洞山会议”场景。

  翠岭逶迤映碧天,母瑞山上党旗红。

  夏日的炎热也挡不住一批又一批的参观者前往红色根据地母瑞山革命遗址,追寻琼崖红色记忆。

  昔日战火硝烟已散,但鲜红的党旗仍在母瑞山高高飘扬。这里的一草一木,见证了琼崖革命的烽火,诠释了一种光照千秋的精神。

  88年前,内洞山会议召开,宣告中共琼崖特委重建;87年前在母瑞山召开的中共琼崖第四次代表大会,作出了恢复各级苏维埃政权,发展农村革命根据地的决议,之后发动了“红五月”攻势。两次重要会议,为琼崖革命导航,掀起了琼崖第二次土地革命高潮。琼崖革命先烈以血肉之躯谱写了23年红旗不倒的壮丽史诗。

  生死攸关大转折

  丽日蓝天下,琼海市东红农场内洞作业区六队的内洞沟溪水缓缓流淌,在阳光映射下波光粼粼,环绕内洞沟的是一片青翠的橡胶林和槟榔树,勾勒出一幅美丽的水彩画。

  “88年前的内洞山会议就是在河边的那片密林里召开的。内洞山,其实是丘陵,过去灌木丛生。”7月25日,定安县委党史研究室副研究员崔开勇指着内洞沟边一处胶林告诉记者。

  尽管时光流逝,但这块浸染着革命先烈鲜血的红土地仍在诉说着如歌如泣的红色故事,催人奋进的阵阵号角声仿佛仍在我们耳际回响……

  镜头转向88年前,因国民党发动攻击,琼崖革命遭受重创。1929年2月和7月,设于海口的中共琼崖特委机关两次遭到敌人的严重破坏,特委领导人黄学增、官天民先后被捕牺牲,琼崖党组织一时失去统一领导核心,情况危急!

  省委党史研究室党史一处处长林夏说,琼崖特委机关遭受破坏的消息最早为时任澄迈县委书记的冯白驹获悉。紧急关头,冯白驹挺身而出,他跋山涉水上母瑞山找到琼崖苏维埃政府主席王文明,汇报特委被破坏情况,并提议召开全琼各县代表联席会议,重建中共琼崖特委,挽救危局。冯白驹的提议得到了王文明的赞同。

  事不宜迟!1929年8月中旬,王文明抱病在内洞山主持召开各县代表联席会议,会议批判了“城市中心论”,作出琼崖党组织当前应立足农村,恢复和发展农村革命根据地、党的各级组织和苏维埃政权,壮大红军等决议。会议的一个重要议题,是重建中共琼崖特委领导核心即中共琼崖特委临时委员会,选举王文明、冯白驹、陈一先、傅佑山、谢翰华、蒙汉强(女)、符明经、王志超、熊侠9人为临时特委委员。不久,中共广东省委正式批准成立琼崖特委,王文明任书记。

  “内洞山会议是在琼崖党和红军处于危急关头召开的,是琼崖人民革命转危为安的一个转折点。它及时地重建中共琼崖特委的领导机构,确立了冯白驹在中共琼崖地方组织的实际领导地位,是一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会议。”省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邢诒孔如是评价。

  “红五月”攻势所向披靡

  7月25日下午,本报采访组来到了位于定安县境内的中瑞农场母瑞三队,沿着一条蜿蜒的水泥路,穿过一片果林,只见位于该队东南方约200米的山坡上有间在建的水泥结构的斜面屋,施工工人称,这是重建的琼崖苏维埃政府大礼堂,主体已完工。

  “这间房屋的所在地,就是琼崖苏维埃政府大礼堂旧址,中共琼崖第四次代表大会就在这里召开。当时大礼堂是用茅草搭建的。”崔开勇说。

  昔日战争的硝烟虽已散去,但这片红色热土上仍留下了琼崖红军的串串足迹……

  林夏介绍说,1929年冬至1930年之间,国民党内部蒋、冯、桂、阎各派军阀之间争权夺利,互相厮杀,加上蔡廷锴部队奉调离琼之后,琼崖革命形势得到了恢复和发展。

  1930年1月,王文明病逝后,冯白驹接任中共琼崖特委书记,擎起了琼崖革命的大旗。

  据史料记载,1930年2月,冯白驹赴香港、上海分别向省委和中央汇报琼崖的革命情况,党中央和广东省委对琼崖革命战果给予充分肯定。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高度评价琼崖党组织和琼崖人民群众的革命精神,他说:“你们琼崖党抓住红军,抓住农村革命根据地,抓住苏维埃政权这三件大事很好。今后琼崖党只要继续紧紧依靠群众,高举武装斗争的旗帜,坚持斗争,一定能够取得胜利。”周恩来的重要指示,使一直坚持孤岛苦战的冯白驹和琼崖革命人民受到了巨大鼓舞,为琼崖长期革命斗争指明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