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科技 >

当前您在: 主页 > 科技 >

5年来全省1800个科技成果转化项目带动实现产值1.3万亿元

  4月底,朱晓章的公司迎来最新估值——4亿元。实现这一切,这位电子科大老师、中电昆辰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只用了一项自主研发的室内精准定位技术和不到3年的时间。

  朱晓章成功的背后,是我省高校院所科技成果与市场的“鸿沟”在不断缩小——

  2012年以来,我省组织实施科技成果转化项目逾1800个,累计带动实现产值逾1.3万亿元;去年全省技术合同金额逾300亿元,是5年前的1.5倍。

  科技成果转化被认为是“世纪难题”,而中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率远低于发达国家40%-60%的平均水平。那么,跨越科技成果转化的“最后一公里”,四川有何创新路径?

  激发转化动力 以改革建立稳定的利益分配机制

  “科技成果转化就是要搞快,一旦封进实验室,过了‘青春期’,就不值钱了。”说这话的是西南交大教授丁国富。和朱晓章一样,其所在团队凭借辅助复杂零件设计的软件技术,通过公司转化获利近百万元。

  然而几年前,这些技术只能锁在实验室里“吃灰”。原因很简单,“驱动力不够,总觉着(转化)是学校的事,对我们来说好处不多、关系不大。”这么想的不止丁国富一人。2010年至2012年,西南交大全校只有7项专利得到转化。

  “教授拿不走股权,学校干不成科技成果转化,政府得不到科技型企业”,对于有109所高等院校、30万名专业科技人员的四川而言,该如何破解这样的“三输”局面?

  转变,始于改革。2016年我省探索职务科技成果权属混合所有制改革,将职务发明成果由国家所有,变为国家、职务发明人共同所有,以明晰的产权来给出明确的收益预期。同一年,我省出台《四川省激励科技人员创新创业十六条政策》,提高科技人员成果转化收益比例;启动全省新一轮42家科研院所改革,鼓励科技人员离岗创办企业、兼职取酬等。

  以西南交大为例,职务科技成果确权1年内,共分割职务专利逾150项,依托其成立8家科技型公司。

  推动供需对接 搭建科技成果供需长效对接平台

  激发科技人员转化热情,只是开始。“科技成果不和市场需求对接上,再好也只有躺在纸上睡觉。”省科技厅相关负责人认为。

  如今,成果与需求对接有实效。成都碳源时代科技有限公司近日研发的“石墨烯钻井液润滑剂”,原估计需两年以上转化周期,因“技术地图”一个月后就达成转化协议。

  “技术地图”是我省首份科技成果转化清单,由省科技厅等部门系统摸底梳理出重点科研成果3009项,还注明每一项成果的技术领域、水平和成熟度,方便科技成果供需双方展开精准对接。

  这份清单只是我省搭建供需长效对接平台的一个侧面。自2013年起举办的中国(绵阳)科技城国际科技博览会已有4届,累计促成科技成果交易及合作意向协议金额逾260亿元;同时我省每年分批、分领域开展银政企院校对接活动,仅去年50场活动即促成签约项目逾1000项,签约总金额近400亿元。

  打通科技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还离不开金融支持。

  我省一面抓平台,启动省级科技和金融结合试点城市建设工作,成功举办第五届中国(西部)高新技术产业与金融资本对接推进会等;一面抓扶持,设立四川省创新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和科技成果转化投资引导基金,成立8家科技支行。2012年以来,我省累计促成科技型中小微企业融资1400亿元,每年新增科技型中小微企业约2万家,702个战略性新兴产品的产业化率达88%。(记者 熊筱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