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旅游 >

当前您在: 主页 > 旅游 >

“千宿一律”的尴尬要如何遮掩?大众旅游时代,别让民宿仅仅是“宿”!

“千宿一律”的尴尬要如何遮掩?大众旅游时代,别让民宿仅仅是“宿”!

“千宿一律”的尴尬要如何遮掩?大众旅游时代,别让民宿仅仅是“宿”!

西藏林芝市鲁朗国际旅游小镇中的藏式民宿一景 普布扎西 摄

大众旅游时代的民宿热

“千宿一律”的尴尬要如何遮掩?大众旅游时代,别让民宿仅仅是“宿”!


对于很多人来说,旅游度假住传统酒店已经落伍了,通过网络在线预订民宿渐成新时尚。


半月谈记者在多地调研发现,民宿伴随着中国分享经济市场快速成长,改变着以景区为主导、吃住行为支撑的传统旅游模式。


作为新业态,民宿市场火热的背后有着无法规避的硬伤:身份模糊、开发混乱,在监管缺失中边发展边纠结。


旅游模式逐渐改变


今年5月底,北京市民章辰在浙江松阳县西坑村体验了一家刚开业的民宿——云端秘境。“这间民宿环境非常好,守着一大片山谷,可坐看云起。屋里面积大概30平方米,装修简约却不失格调。”他告诉记者。


青海西宁市的蔷薇园主题青年旅社,是围绕伊斯兰文化和青海地方文化打造的主题民宿。走进去,只见院里种着蔷薇、玫瑰、月季等各种花卉。在旅舍廊道墙壁上,挂满了游客拍摄的照片。


“这些都是客人们提供的。在他们走之前,我会赠送一些青海特色饰品留作纪念。客人们感受了青海的文化,我则收获了一段友谊。”民宿主人汗八里说。


“千宿一律”的尴尬要如何遮掩?大众旅游时代,别让民宿仅仅是“宿”!


“当前,分享型旅游资源的参与正在改变游客的出行方式,住宿已经成为主导旅游消费的动机性因素,越来越多的游客会因为想要体验独特的非标准化住宿而组织出行。”中国旅游研究院博士苏娜表示。


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我国分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约243亿元。


国内外分享住宿平台纷纷摩拳擦掌,希望掘金这块市场:途家自去年6月并购蚂蚁短租后,又相继并购携程、去哪儿的公寓民宿业务;小猪短租则在此前透露其房源已覆盖国内306个城市,房源数量超过20万套。


民宿鼻祖之一的Airbnb也进驻中国,使中国成为海外分享住宿消费的重要市场,仅2016年使用Airbnb的中国出境游客就达160万人次。


“千宿一律”的尴尬要如何遮掩?大众旅游时代,别让民宿仅仅是“宿”!


诸多纠结并行而来

 

今年8月1日,历时4年制定出台的《北京市旅游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实施。《条例》对民宿的概念予以规范,明确有关行政部门应根据实际分别制定城区和乡村民宿的具体管理规定。


北京市人民政府法制办法制一处处长王鸿剑表示,具体管理规定包括经营民宿的基本条件、行为规范、政府部门服务等内容。此外,按照要求,具体管理规定正式出台的时间不能晚于2018年8月1日。


记者调查发现,在我国,民宿的身份辨明是个难题,它既可以被称为乡村旅游“农家乐”的转型升级品,也可以说是品牌酒店的替代品。


据多地旅游部门相关负责人反映,现有民宿经营者大都不具有营业执照或者营业执照中的经营范围不包含住宿,监管相对宽松,使民宿业获得了发展空间,但由于政策的不确定性,民宿业转型升级,一直没有形成品牌。


“千宿一律”的尴尬要如何遮掩?大众旅游时代,别让民宿仅仅是“宿”!


在“野蛮生长”过程中以次充好的营销、背离当地文化规划建设等问题均是民宿发展的痛点。


今年春节期间在上海旅游的常玲珑,回想起入住民宿的经历仿佛经历了一场噩梦。她在短租平台上预订的是160多平方米的三室两厅豪华装修洋房,没想到实际房间只有七八十平方米,与所描述的“幽静”“优美”相反,房子沿街十分吵闹,让人整夜难眠。


专家表示,一窝蜂地建设,导致民宿过热、过剩,良莠不齐。


在北京、上海、安徽等地,一些民宿以短租房形式出现,单纯日租为主,内容乏善可陈,缺乏人情味;


而距离城市较远的乡村民宿、景点民宿,房源类型单一,各方面条件比较差,缺少深层次文化内涵。


除了提供自住房屋作为民宿外,投资民宿近几年也很火爆。有业内人士指出,近年来民宿热让很多人借民宿之名进入乡村,在乡村建设假古董、仿建民俗村、明清村、民国村的情况时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