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中国社会企业联盟第二届年会即将召开 社会企业站上风口

即将于6月24日-25日在京举行的中国社会企业联盟第二届年会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这是中国社会企业领域最大的交流性活动。

社会企业在中国如何定义?发展状况如何?未来会有怎样的发展前景?带着这样的问题,记者专访该联盟组委会相关成员。

如何定义中国社会企业?

南都公益基金会常务副秘书长彭艳妮介绍,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对社会企业的定义尚未达成共识,在诸如分红、税收优惠、认证等问题上存在争议。

中国社会企业联盟认为,社会企业在中国仍属新生事物,适用于较宽泛的定义。这样可以吸纳各方力量,从而推动社会企业和社会投资的发展。

那么,什么是“较宽泛的定义”?

中国社企联盟支委会成员、亿方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陆景锴认为,社会企业与民办非企业机构不同,“没有生意做不了社会企业,如果心态还是想做慈善,就完全做错了”;此外,社会企业与企业也不同,即便在工商部门注册机构,也不一定是社会企业。

他认为,社会企业应具备七个特征:

第一,从机构属性上来说,社会企业首先必须是企业,并且有明确的、可实现的社会问题解决目标,并付诸行为。

第二,社会企业必须要比一般的商业企业更加公开透明。“如果你能找到一个用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案,为何不将它传播出去?为什么不让更多人一起参与?社会企业应该将这个‘饼’做大,而非独占。”

第三,关于能否分红的问题,目前中国社会企业刚刚萌芽,应该有一个更为包容的态度。

第四,社会企业必须有一个品格优秀、诱惑力的CEO,核心人物往往能带领企业飞速发展。

第五,社会企业要解决的社会问题具有一定的紧迫性。

第六,社会企业的模式应该是可复制的,否则只能小打小闹。

第七,社会企业要具有社会问题前瞻性。“很多想解决社会问题的人,切实地看到了问题,但这个问题也许两三年后就不存在了。比如,此前有人研发软件帮助盲人解决读屏看手机的问题,但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这一问题已基本解决。如果看不到未来,则有可能被淘汰。”

中国社会企业仍处萌芽状态

中国社企联盟轮值主席、圆恩空间董事长单华春介绍,截至2009年,英国有6.2万家社会企业,创造的经济价值是240亿英镑。

在美国,很多州进行了社会企业立法,创造了低利润的有限责任公司、公益公司、弹性目标公司等多种形态的社会企业。

在亚洲,韩国政府于2007年出台《社会企业促进法》;中国的邻国泰国也成立了促进社会企业发展的国家级机构。

在国际上,社会企业的发展势头不错,创造了大量的利润。陆景锴介绍,以英国为例,2015年,该国将近50%的社会企业保持盈利,26%的社会企业处于收支平衡状态,也就是说,接近80%的英国的社会企业处于可持续性发展状态。

在中国,社会企业虽处于萌芽状态,但也不乏成功案例。深圳残友集团是残疾人创业、就业的典范,是现代化集团化高科技企业;另一家企业淡蓝公司为同性恋群体提供多种服务,注册用户达2700万,已于近日完成C轮和C+轮共数亿元融资。

为促进中国社会企业发展,2014年,由南都公益基金会等机构联合发起的中国社会企业联盟成立,这是一家“类协会的网络组织”。

彭艳妮介绍,去年6月份,该联盟在深圳召开首次年会,近800人参加;今年6月24日至25日,第二届年会将在北京召开。

截至目前,联盟已有140多位成员,预计在今年年底,该联盟成员将超过200位,未来5年内,成员超过1000位。

专家解读社会企业三大争议问题

针对社会企业领域争议较大的三大问题——认证、税收优惠及分红,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表示,现阶段对社会企业进行认证过于复杂,尚不具备条件。

“既然不要认证,那就没有什么免税优惠。”徐永光说。“教育、环境、养老、医疗、有机农业、安全食品、社区发展等行业与政府税收优惠政策是交叉的,其中,对农业、环保等企业是免税的。从事这些行业的企业,政府是鼓励的,所以,提免税没意义。”

至于要不要分红,他举英国社会企业发展的例子来论述观点。

他介绍,英国针对“社区利益公司”(社会企业的一种)进行立法,对其认证也非常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社区利益公司的分红不超过35%。最近5年,社区利益公司的发展碰到“遭遇资金黑洞”的问题——因为分配利润有限制,导致难以吸引投资。数据显示,目前,约40%的英国社会企业遭遇不同程度的融资困难。

此外,由于企业无法接受捐赠,社区利益公司也无法获得公众的资助,英国立法部门去年将“社区利益公司分红不超过35%”的条款取消了。

因此,徐永光认为,现阶段社会企业不需要认证,也不需要免税,但可以分红。

影响力投资前景广阔

在中国,对社会企业的投资被称为“影响力投资”,目前发展状况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