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协和袁钟:请政府和社会保护医生的善良

一个普通人很难面对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病人,很难面对大小便失禁、褥疮开洞的病人,很难面对极度衰弱、恶病质面容的病人……可医生和护士却要天天面对,因为他们有超出常人的善良。

如今很少有职业没有正常上下班,在家正睡觉,一个电话他会马上赶往医院;正在下班回家路上,一个电话她会马上回医院;周末休息,她会回医院看看那些不放心的病人;都早下班了,手术还远没结束,他们她们正忙碌……他们不是不知道休息,不是不疼自己身体,因为他们善良,不忍心丢下病人,却忘了自己。

人类必须群居,群居的人类首要的是不要互相伤害,更要互相帮助,关键是不伤害弱者,要帮助弱者。人人都会生病,都会衰老,都会有危难,政府和社会有责任保护和帮助弱者,所以救死扶伤是政府和社会的责任。在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时期,政府和社会的这种责任被淡化和忽略,甚至推御责任,有地方政府将公立医院卖掉,长期将无主的病人、没钱的病人的困难转嫁给医院和医生。北京协和医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刘远立教授团队,调查了136家医院、8万多医护,居然有25%的医护给患者垫过医药费,有10%的医护因为患者欠费自己被扣工资。我想起著名神经外科专家凌峰因帮助贫穷患者被扣工资,我想起某青年医生讲自己最幸福的事,给穷人做手术,让穷人拿着药跑了,当医院罚他款的时候,他有中共地下党的感觉……他们、她们是我们这人堆里最善良的人,担负起政府和社会的责任。

我们都经常看到,如果一个老百姓偶尔跳水救人,大家为视为大英雄,并重奖他;如果另一个老百姓偶尔灭火救人,大家同样视为大英雄,并重奖他。我们医生和护士天天治病救人,更应该是大大英雄,更应该重重奖。有人说这有专业救人和业余救人的区别,我想说不重视天天救人的专业救人还谈什么尊重生命。当我们高喊“生命至上”时,我们政府和社会对天天救人的职业有多少尊重?

牺牲善良

在社会急剧转型的时候,在全社会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时候,当膨胀的私欲作为发展经济的强大动力的时候,当私欲创造的丰富财富获得满堂喝采的时候,利他和善良开始被漠视,开始边缘化。在一层展制定的改革政策中,经济指标超越了人性,生意超越了生命。政府“断奶断粮”逼迫公立医院“自负盈亏”,开始层层“科室承包”,于是医院越来越市场化,如何排挤竞争对手?如何争夺更多的病人?如何争取利润最大化?有院长满脑袋是我医院今年收入多少亿。年终总结时说:“去年通过我们全院职工的辛苦努力,我们让门诊病人增加了15%,让住院病人增加了20%……”一个医院的奋斗目标已经赤裸裸指向“让病人增加”。

“让病人增加”、“让小病变大病”更体现在高举市场化大旗的莆田人身上,他们进军医疗,追求客户最大化,恨不得把所有人变成病人,他们的十二字方针是“你有病,病很重。我有药,药很贵”,不少正常人去他们的医院都被检查出各种疾病。他们追求利润最大化,恨不得把所有小病变成大病,河北玉田县医院院长对我讲,他当院长的第一天办公室闯进一位老大爷,大爷滿脸泪水说自己一生清清白白,不干任何坏事,没想到来你们医院看小皮肤病,你们医生说我有性病……院长一下明白,他们医院的皮肤科被莆田人承包了,莆田系医疗追求利润最大化,小病变大病……老百姓已经分不清楚哪个“白大褂”不害人。为了维护“白大褂”和医院的荣誉,院长下决心一定把莆田人赶出去。

那些年,由于医疗行业高度职业素养要求不了解,某些专家把法律、经济学一般规律简单置入医疗,结果把医患关系粗暴视为消费者关系,力推“举证倒置”,扰乱了太多医疗秩序。又把诊疗行为视为经济学上的交易,力推“自利原则”,严重挤压医疗中的利他和善良……在一些影响广泛的医改政策中,越来越明显“医生只有牺牲善良才能获得正当权益”。有院长说,我们都明白在医院最容易的增加收入,就是“只要道德下滑,银子哗啦啦”。于是有医院在自己住院大楼挂出标语“热烈庆祝我医院住院病人超过四万”,有院长亲自写春联,横批“招财进宝”……忽略医疗的职业精神,不保护医生的善良,不引导医疗始终有爱,在某些专家的不适应思想指导下,我国医疗行业的公共信任资本受到重创,医患关系广泛不信任,医患矛盾及冲突越来越严重,医护越来越没有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