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清理行业收费,须引入社会评价

(原标题:清理行业收费,须引入社会评价)

卖方既通过商品和服务的价格获利,又通过“价外收费”形式再次转嫁成本、谋求二次得利,这无异于商贩卖菜时还加收“称菜钱”——

胡旭

这两天,银行、通信等行业集中宣布了一连串取消收费动作:银行取消了异地同行柜台取现手续费和对部分账户的年费、管理费,通信行业取消了手机异地漫游费。

但消费者普遍反映“获得感”并不强,并且引发新的争议和质疑。取消漫游费后,继续困惑消费者的是:为什么手机流量要分本地流量和全国流量来收费?

还有就是银行对客户在该行的唯一账户免收年费和账户管理费。此前监管部门曾出台相关意见,要求银行取消相关收费,但有的银行采取的对策是用户申请取消才取消,用户想不到,银行也就不主动取消。而这次的要求是主动取消,但只对所谓的“唯一账户”。对储蓄卡收年费和管理费,一直是一部分银行在收,一部分银行不收。这至少表明,所谓的“账户管理”成本其实是低到可以“忽略不计”程度的。那为什么要收?银行的理由是:大量的小额卡、休眠卡占用了银行的太多资源。

那么,按此逻辑,商场是否也该向那些只逛不买或小额消费的消费者收取管理费呢?

同样是清理行业收费,铁路部门在8月1日起取消铁路货运抑尘费、自备车管理费、冷藏车空车回送费等8项收费项目,并合并部分收费项目,这些举措将为企业节省货运成本超过20亿元。由于这些举措更多针对企业,社会关注度不高,但与银行通信等行业在取消收费上“狠推一把,动一小步”相比,铁路行业这次的主动性和动作力度更值得称道。

无论是银行的账户管理,还是铁路货运的车厢管理,这些都是企业运营中应当支付的成本,应在其给用户提供的服务价格中加以覆盖。在市场交易行为中,卖方依据自身经营成本和合理的利润空间来确定价格,买方在接受这一价格的同时,其实也接受了经营者转嫁来的部分成本。如果卖方既通过商品和服务的价格获利,又通过“价外收费”的形式再次转嫁成本、谋求二次得利,这无异于商贩卖菜时还加收“称菜钱”,违背了公平公正的市场交易原则。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降成本”除了持续清理行政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项目之外,另一大招就是针对这类“价外收费”、额外收费以及搭车收费等行为,进行一次集中性梳理、持续性清理。

按照国企改革分类改革思路,目前收费乱象较集中的领域,都是必须保持国有资本控股的商业类国有企业或是公益类国有企业。改革意见明确,对公益类国有企业,将重点考核成本控制、产品服务质量、营运效率和保障能力。考核中,要引入社会评价。

清理金融、通信等基础性行业广泛存在的不规范收费乱象,既要打一场集中清理的“歼灭战”,也要做打“持久战”的准备。着眼于完善制度设计,从源头上加以防范。其中,做实“引入社会评价”机制,让所有利益相关方真正实现相互制衡,应当成为下一步的重点着力方向。

(原标题:清理行业收费,须引入社会评价)

http://www.wm927.com/FCA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