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博士扫大街”背后有何社会心态

原标题:“博士扫大街”背后有何社会心态

一则“同济博士生替父母扫马路”的微博火了:29岁的小钱在上海同济大学读材料学博士,由于家境贫困,五六年前父母为了他读书就到嘉兴做环卫清洁工,省吃俭用很辛苦。小钱暑期早上帮父母扫马路,减轻他们劳累。有人感动点赞,也有人认为父母太辛苦,当事人与其读博士,不如早点出来工作减轻负担。

甲方

孝道和职业尊严不因身份变色

读书的孩子,暑假为清洁工父母扫马路——这大概是再正常不过的凡俗小事。但,因为有个“同济博士”的标签,一切赞美与诋毁便显得顺理成章又意味深长。

说感动,大概是因为仰视了“同济博士”的精英身份,觉得“扫天下”的双手,怎么能握起扫马路的扫帚呢?有时间看看书、做点科研,好像价值更大些。说诋毁,大概是因为俯视了“博士生”在市场上市侩的性价比,于是认为“父母劳累了一辈子,到现在这人还赖在学校不走”,不是工作恐惧症就是不知道分担家庭负担。这样一想,扫马路亦非良心之举。

不过,这些天马行空又脑洞大开的评价,显然脱离了两个基本的语境:第一,穷孩子或者贫困家庭,亦有选择人生模式的自由权利。读博士,不是富人的“专利”。要不然,经济地位的三六九等,就可以直接区隔出教育程度上的优劣了。社会若贫富世袭、阶层分化,谈何进步?

第二,扫马路或者洗碗做饭,有什么奇怪的呢?只是寻常人家的伦理日常罢了。博士生也好、高级干部也罢,在家庭关系中,总要扮演为人子女的角色。父母是清洁工,则陪其上马路;父母是农民,则陪其下农田……这应该是最温暖又最走心的“陪伴”。《诗经·小雅》有云,“哀哀父母,生我劬劳。”以传统孝道为核心的感恩文化,千百年来成为国人品性中最温润敦厚的部分。懂得分担家务、体恤父母,无论大小责任,总是一片冰心。就像当事人母亲说的,“我叫他不用去,要去也再多睡一会儿再去,可他从来不听,还爬起来给我烧早饭……”惜取父母恩,不忘本、守初心,即便是凡人小善,亦叫人热血生暖。

当然,“博士生替父母扫街”之所以吸引眼球,无非是舆论传播的标签思维所致。值得警惕的是,在公众谈论博士生该不该、对不对的同时,已然对清洁工这个职业戴上了歧视性的有色眼镜。(江苏 邓海建)

乙方

警惕“读书无用论”沉渣泛起

武侠有名不见经传的扫地高僧,现实中有暑期帮忙的扫地高才生。仅从这也可看出,扫地吸睛,前提正是对比鲜明。这里的“高”恰衬出扫地者平时所获关注之低。热议关注的仍是那个客串性质的临时工,而非环卫本身。“博士扫街”炸锅,也正是如此。

这本是“寒门贵子、父慈子孝”,一边含辛茹苦,一边感恩戴德的宣传范本案例。发帖者也是饱含深情发布的。谁也没想到,博士扫地一上网,竟还能吵成一片。看发帖者的初衷,或是希望跟帖里一边倒的“感动中国”的点赞声,但这并未出现。

说是“吵”,其实也就三种声音:一是发帖者为代表的“泪点特低、极易感动”力挺情绪派,一是“应当应分,毋需拔高”的中立理性派;这两方其实都还算未超纲的正常发挥,最极端的是越过扫地事实,而是盯着人家身世家境,大搞有点动机诛心意味的“啃老无耻、高分低能、人穷就要少读书”的奇葩攻击。

名校材料工程博士,课余以及暑期如何贴补家用,减轻父母负担,比扫地更好的选择多的是。选这个或有情感陪护,和父母交流的成分在内,外人不知其家庭相处模式,也不便置喙。但是,评判此事,首先不该有恶意,应持论公允。力所能及,为父母分忧,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子女该具备的基本素养,不需上纲上线过度美化,廉价抒情。而一家人愿为子女投入多高教育成本,受教育者选择何种形式反哺,都是双向自愿选择。外人可能觉得不智,但对当事者而言,只有他们认为合适的,而无人人都认同的最好而唯一正确的选项。家事大多如此,成人自担其责。无论如何,一个扫街新闻,不该扯出更多跑题的太过功利现实算计,或是沉渣泛起的变相“读书无用”“寒门不配深造”“人穷活该少读书”等无稽论调。(四川 李晓亮) http://www.wm927.com/hnth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