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愿更多人献出热血,拼出社会的大爱

  很多人关注、参与造血干细胞捐献都出于同一个原因——他们看到了“最美女孩”许艾菲的事迹。

  截至目前,杭州市共有造血干细胞捐献入库志愿者25000余名,而许艾菲是浙江省的第371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也是杭州市至今的第120例。

  120例,在全国副省级城市中,杭州的成功捐献例数排在第四位;

  120例,因为许艾菲的一篇微博,造血干细胞志愿者群体突然受到了广泛关注;

  120例,说明在许艾菲之前,杭州还有119个“许艾菲”为他人的生命而伸出了双臂……

  近两天,记者和许艾菲一起寻访了部分杭州的造血干细胞捐献者。用许艾菲的话说,这些“前辈”,每一个都比她“有故事”。

  

  他 浙江首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

  上周末,章焱和往常一样在家。电视开着,他却忙着在电脑上查资料。

  章焱是浙江首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当然,他也是杭州的首例。2003年,他的照片曾出现在不少报纸上。照片中,他躺在病床上,对着窗外的儿子轻松地笑着。

  2003年2月,章焱看到一篇报道,一个被外国夫妇领养的6岁杭州女孩患了白血病,女孩的养母不远万里赶回杭州,希望找到能与女儿配型的人。他很受触动,特意赶到省红十字会,留下了自己的血样,成为造血干细胞捐献入库志愿者。“当时觉得自己匹配成功的希望很渺茫,但骨髓库多一份造血干细胞样本,生病的人就多一分希望。”章焱说。

  章焱和女孩并没有匹配成功,匹配成功本就是小概率事件,这不奇怪。然而,仅仅过了5个多月,这样的小概率事件发生了——2003年8月,章焱与一名在北京读书的浙江籍患病小伙配型成功了。在章焱之前,小伙曾与3个人配型成功,但均遭对方拒捐,章焱的出现,成了他新的希望。

  那一年,章焱29岁,儿子才2岁。接到通知后,章焱很坦然,果断同意捐献。“救他一命,义不容辞。”章焱说,“这是一种缘分。”

  “缘分”,这个词许艾菲在捐献后也说过。

  14年过去了,章焱的儿子如今已经读高一了。“我和以前没啥差别,还在银行上班。”章焱的语气很平淡。

  

  他 两次跨国捐献救助华裔女孩

  说起汪霖,许艾菲说她对这个名字很熟悉:“汪医生嘛,我知道的。”捐献之前,她曾查阅了大量资料,其中就有汪霖的捐献事迹。

  汪霖是富阳区人民医院中西医结合科的医生,他当年的捐献对象是一名被美国夫妇领养的湖南女孩小凯丽。

  2002年,小凯丽不幸患了再生障碍性贫血。2003年,她的养母琳达两次来中国为她寻找配型。由于当时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的数据较少,琳达失望而回。2005年,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库容已近30万人份,浙江分库中终于出现了与小凯丽初步配型成功的志愿者——那就是汪霖。同年,汪霖进行了第一次捐献。2007年,汪霖再次为小凯丽捐献造血干细胞。

  汪霖说,一直以来,他都通过电子邮件和小凯丽一家保持联系。小凯丽身体康复、上学、交新朋友,这些新消息都是小凯丽的养父第一时间告诉他的,而他很高兴能与小凯丽一家分享这种新生后的快乐。

  对于这样的情感,许艾菲很能理解:“我也希望天津的弟弟早点康复。”

  临别前,身为医生的汪霖特别叮嘱许艾菲,一定要好好休息,不要过于劳累。

  

  她 一直走在挽救生命的“河边”

  “在河边遇到一个溺水的人,你救是不救?”4年前,接到配型成功通知那刻,周慧娟没有犹豫,她内心的答案无比坚定——救!

  周慧娟是浙江省肿瘤医院综合病房的护士长,常年坚守在肿瘤治疗第一线。6年前,她主动报名参加了援非医疗工作。两年后,她刚回到国内,便接到了电话——她与一个患白血病的男孩初步配型成功了。

  周慧娟身材瘦小,心脏也不太好,她的丈夫当时很担心。然而,周慧娟还是做出了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我相信这是老天的安排。”周慧娟说。

  对于受捐男孩,周慧娟觉得,他就像是自己至今没见过面的儿子,但她从没想过要打破这种陌生。“我只想祝福他,然后为他祈祷,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她说。

  那次捐献之后,周慧娟对于生活也有了新的认识。“以前一心只想着工作,忽略了家庭和亲人。”她说,“现在我学会了将生活放慢,发现了生活中很多平静向善的美好。很多事情都是缘分,要珍惜。”

  

  他 从捐献者变身希望的护送者

  至今为止,靳毅已经献了18次血,而回忆起2012年捐献造血干细胞的过程,他轻描淡写地说,那就是一次“加长版的献血”。

  靳毅目前在浙江省第四监狱工作,对于自己当年的捐献对象,他知之甚少:“只知道是一个女教师,在北京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