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体育 >

当前您在: 主页 > 体育 >

《夜空中最亮的星》曾让逃跑计划迷失方向

轰鸣的摩托声戛然而止,毛川在初夏的骄阳中摘下头盔和手套,健步走入北京东四环外一间录音棚。

作为逃跑计划的主唱兼主创,毛川此行的目的,是来继续打磨一首新歌的混音工作。这首慢节奏的新歌已经“折磨”他两个多月了,如果在6月17日之前,他能与自己的拖延症以及完美主义握手和解,那么在当天晚上,逃跑计划将于北京工人体育馆的舞台上,把这首新歌现场演唱给观众听。

如今,独立音乐人登上体育馆的舞台开个唱,并非一件新鲜事。纵观摇滚新生代们,拥有《夜空中最亮的星》《一万次悲伤》等一批极高传唱度歌曲的逃跑计划,已经可以称得上其中一颗“最亮的星”。“据身边朋友说,我们最好应该是在一两年前做这场演唱会,就是《夜空中最亮的星》这首歌最顶峰的时候,”毛川笑着告诉新京报记者,声音中又透出一丝理智,“但那时候总觉得太快,一下子拿不稳,而且我们比较理想化,想做的东西太多了。现在我们就尊重事实,慎重考虑之后觉得也不为过,就让它自然地发生吧。”

解读演唱会?

关于“回到北京”这个演唱会主题,我是青岛人嘛,我问过家乡身边很多朋友,他们去过美国,去过马尔代夫,去过很多地方,我问你们去过崂山吗?回答都是没有。为什么呀?崂山不美吗?崂山很美啊,但是因为唾手可得,所以不那么珍贵,就像北京的很多小伙也没去过故宫。其实我们叫“回到北京”,也是想用一个陌生人的眼光去看待现在的生活环境。因为现在有朋友圈啊什么的,大家都对别人的生活环境了解度非常高,反而对自己生活的了解度降低了,你老想着变成谁那样,但是殊不知也有多少人像你这样,所以与其说是回到北京,不如说是回到生活。

口述:逃跑计划主唱毛川

摇滚启蒙

看到唐朝乐队就“疯”了

逃跑计划由主唱毛川、吉他手马晓东、贝司手刚昂和鼓手李洪涛组成。采访当天,乐队的其他三位成员都不在,而作为官方发言人,毛川笑称自己是四个“随和”的摇滚乐从业者里面最“冲”的那一个,“虽然音乐上有问题我们都会讨论,但大家性格上都不是那种喜欢炸出来、蹦出来的人。不过总得有人作决定吧,那哥仨就是‘都行’、‘我怎么都支持’,所以行吧,那我就拍板了。”

后来,当全员聚齐出现在新京报摄影记者镜头前,果然如他说言。

出生于山东青岛的毛川,与吉他手马晓东是相识多年的发小,他们的父辈曾在同一所小学读书,同一个工厂就业,所以两人从小就在当地国营棉纺织厂的宿舍大院里认识长大。不过,随着后来毛川搬了家,两个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断了来往。

上世纪90年代,正是张信哲以“情歌王子”身份掠夺万千少女心的时期,而自言性格“偏执”的毛川,说他真正的音乐启蒙则来自于表哥手中的一张唐朝乐队唱片,“那年我上初一,我一看唐朝专辑封面上那四个大人头就疯了,用音响一听,哇,我内心就炸了,从那儿之后就‘不行’了。正好上初中的时候,我们班有一个同学就叫崔健,他也对摇滚喜欢得不得了,加上另一个同学我们仨,只要一下课一放学就拿着扫帚踩桌子上,那个时候看红磡演唱会,也不知道吉他摇把是怎么回事,就拿着扫帚瞎比划,自习课没事儿的时候就在黑板上画一把大吉他,画得那叫一个丑。同学都已经无奈了,觉得我们就跟疯了一样。”

彼时,电吉他在青岛简直是类似“天外之物”的存在,据毛川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唯一见过的一把电吉他,就被供在利群商厦的红棉专柜里——“大红色的,像神一般。”

两次北上

灯火阑珊的夜晚也曾茫然

由于环境的制约,初三毕业后,毛川觉得,“吉他”这个梦想并不是很靠谱,于是,他选择考取了一个服装中专。但也许是命中注定,后来有一天,毛川跟“吉他”连上了天线。“那天是在我们家楼下的一个饭店里,我就看见一帮小伙儿排练。后来看他们,玩的是电吉他(语气加重)啊,我就赖着不走了,非得跟人家认识,后来还跟人回家了。从那之后的半个月,我每天早上一睡醒就爬起来去人家家里面待着。”

跟这群小伙儿混了半个月后,毛川才了解到初识那天的真相。原来这是两拨人,那天刚好凑在一起切磋吉他技艺,“所以我跟着他们回家,他们还以为这个小赖皮是对方那拨人里头的,后来才知道,原来我谁也不认识。而且,那时候我去那人的家以前是一个混混的据点,里面也藏着好多凶器,但是后来这些凶器忽然之间就全变成了乐器。所以你知道音乐和艺术的影响有多大吗,谁都管不了这群人,只有音乐救了他们。”